全国行车记录仪价格联盟

老公频繁出入豪华小区,行车记录仪发现惊人一幕

伴读旧时光 2020-03-18 01:24:25



文:离小洛  图:网络


01


“嘭”的一声,杨洛婷自开车以来首次追尾。


她看着一个面向凶恶的女人从前面那辆车上下来,心里就知道今天不能再工作了,只能向公司请了假。


停车、争吵、修车。


当那个女人再三叫嚣说这次的车祸让杨洛婷负全责时,她再也不想忍受这种冤枉,起身走了出去。


“你去哪?我告诉你,你别想跑!”女人叫嚣着追上来,杨洛婷忍着怒火说:“我肯定不跑,我跑了你赔的钱我不就拿不到了?”


女人一愣,再次破口大骂起来,杨洛婷走了出去,不一会儿,拿着一样东西回来了,脸色是忍无可忍的愤怒,她举着手里的东西说:“这是行车记录仪,我本想私了,你既然不依不饶,那我们就看看是谁的错吧。”


女人脸色变得苍白,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求用此前的方式私了,这下杨洛婷不依了,她长这么大,最受不得委屈,行车记录仪是看定了。


记录仪显示,女人非法停车且没打任何信号灯,这才导致开在后面的杨洛婷撞上,杨洛婷一点责任也没有。


证据确凿,女人收起飞扬跋扈的态度,骂骂咧咧地付钱。


其实只是刮擦,损失不大,要不是女人揪着不放,十分钟就解决了。


看着外面明媚的天,杨洛婷不禁惋惜起这浪费的时光来。


修车的师傅跑来说还要两三个小时,问她们是等,还是先走。


杨洛婷心想今天的事都推了,干脆等车修好再走,不然再来一趟也麻烦。


可一旦空闲下来,极端的无聊包裹了她,她把手机的社交软件都刷了一遍,最后实在没事做,甚至看起了油漆的说明,可没一会儿她也腻了,巨大的空寂围绕着她,她左顾右盼,最后把目标锁定在行车记录仪上。


看自己去过的地方,也还真是无聊。


虽这么想,杨洛婷还是看起了行车记录仪。这辆车不止是她在用,丈夫秦灏去过哪里成了她坚持看下去的动力。


很快,一个小区吸引了杨洛婷的视线,入口有个别致的保安亭,里面站着穿红色制服的保安,可以判断是一个高档小区。


她没有去过这个地方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地方不同寻常,因此她颇为留意。


坐在那翻看了将近两个小时,杨洛婷马马虎虎看了不下二十个记录,那个神秘的小区竟然出现了八次。


八次,这意味着这半个月秦灏去了这里八次,差不多两天一次,这个频率高得过分。


看完记录,杨洛婷的心中产生一个巨大的疑惑:秦灏去那儿干什么?


02


修完车,杨洛婷顺路买了菜回去做晚饭。


刚进家门,她就觉得奇怪,家里没有人,但却有一种陌生的味道,就像是来过陌生人一样,这里面的气场不对。


她刚放下菜,秦灏就跟着开门而入,看到杨洛婷在家,他生生吓了一跳。


“你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杨洛婷问。


秦灏直线往洗手间走去,含糊回答:“今天下午公司的事情做得快,大家都散了。”他路过的时候,身上传来若隐若现的香味,这不是杨洛婷惯用的香水。


香水、陌生的味道、某个高档小区……


杨洛婷不由得思考,她是不是无意中发现了什么。


晚饭时间,她把心中的矛盾一一盘问过去。


“你怎么一回来就洗澡?”


秦灏夹菜的动作一顿,“天热。”


“今天室外十五度。”


秦灏偷偷瞟了她一眼,“放假,和同事高兴,玩出汗了。”


杨洛婷点头,就在秦灏以为危机过去了的时候,她突然又问:“你今天下午在哪里?”


“公司啊。”


“那你身上的香水味哪来的?”


秦灏条件反射般闻了闻,这才想起来应该是刚回来就被发现了,他装作一脸不知情,“不知道……我今天的司机是个女司机,蹭的吧。”


“好。”杨洛婷不动声色地说,“我今天看了行车记录仪。”


秦灏吓得筷子都要掉了,猛地抬头,责备到:“你没事看这玩意儿干什么?”


杨洛婷几乎心中肯定了些什么。得知自己被背叛,心中万分恼火,她猛地拍下筷子,“秦灏,你最好老实交代!”


秦灏蔫了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
杨洛婷忍着怒火把证据一一说来,“首先,你晕车,要是司机喷了香水,这个点你早在医院了;其次,那个高档小区你半个月内去了八次,平均两天不到去一次,你没理由去一个地方那么勤,除非偷香!还有,这房间里,今天下午来过人了,你知道我的直觉有多可怕,


我说有人来过就肯定来过!”


秦灏吓得一言不发。


杨洛婷更气了,“好啊你秦灏,你在外偷吃就算了,还往家里带?离婚!”


秦灏如惊弓之鸟弹了起来,“不能离!”


这反常的态度让杨洛婷傻了一下,随后态度再次坚定,“离,非离不可!”


秦灏汗如雨下,几乎是求了,“婷婷,不能离,不能离啊。”


杨洛婷也有点心软,但正在气头上,哪有精力思考那么多,“你做了这种事好意思说不离。”


秦灏一个劲摇头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
“那是什么样?”


秦灏不说。


“你不说是吧,离婚!”


“不!”秦灏跪着抱杨洛婷的腿,无比紧张,“婷婷,不能离!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爱你,我爱你啊!”


“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?你说啊,你倒是说啊!”


秦灏死命摇头,在杨洛婷的逼问下,终于道出实情:“那套房子是我妈在住!”


杨洛婷立刻就傻了,“你妈?”


“对。”秦灏一咬牙,说,“你不是不想和我妈一起住吗?可我妈想和我住,千里迢迢跑来,我也不敢带回家,就买了一套房子给她。”


面对这个现实,杨洛婷愣住了,见她平静了许多,秦灏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
03


秦灏说得没错,杨洛婷不想和他的父母一起住。


她是大城市里的孩子,说得难听点从小娇生惯养,而秦灏,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孩子。他们结婚时杨洛婷去过他家,一群人上来用她听不甚懂的方言这里问问那里问问,差点没把她问死。而且村里条件不比城里,生活过得相对粗糙一些,她虽然用不惯那些不锈钢盘子和尖


端发黑的筷子,但为了爱情都一一忍了。


婚后不久,婆婆来住过一段时间,价值观和生活习惯不同导致她们产生很多矛盾。


杨洛婷周末习惯睡个懒觉,但婆婆周末必早起,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去抢购超市打折的东西,一起床就乒乒乓乓吵得不行;


婆婆怕不够吃每晚做很多饭菜,然后第二天炒剩菜,有的菜甚至炒三四天;


杨洛婷有很多名牌衣服材质特别软,特意交代不能机洗,婆婆嫌麻烦全拿洗衣机洗了,还有那双不能水洗的真皮皮鞋,婆婆不仅洗了,还拿鞋刷刷得皮都掀了。


这些都还是其次,杨洛婷最不能忍的是,婆婆住在这里后,村里的亲戚们凡事来市里都往他家钻,而且亲戚种类繁多,糟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。


当某个远房亲戚离开时把被单顺走的时候,杨洛婷彻底爆发了,她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,冷着脸送婆婆离开,至此两个人结下梁子,婆媳关系再也没好过。


这几年来,杨洛婷也成长了不少,她从自己对父母的思念,推及秦灏对父母的思念,知道自己做得太决绝。这次婆婆来了都不敢和自己说,杨洛婷心中万分愧疚。


人就是在一路荆棘中一点点成长的啊,杨洛婷主动认错,“秦灏,之前是我不对。”


秦灏沉默。


“你把婆婆接过来住吧。”


“什么?”秦灏反应巨大,与其说是欣喜,不如说是惊吓。


“你怎么吓成这样?”杨洛婷关心地问。


秦灏舔舔嘴唇,“不好吧,我妈……可能怕你。”


杨洛婷瞬间有点尴尬,“哎呀,我知道以前我态度太恶劣了,你就给我个机会补过吧,你看婆婆来了都不告诉我,别人知道了该怎么说我呀。”


秦灏见杨洛婷盛情难却,再三思考,犹豫着答应,“那,好吧……”


04


一周后,秦灏终于把婆婆接来了,婆婆还是那个婆婆,只是两个人经过这几年的洗礼,都假装和平。


相安无事地住了两三天,一日杨洛婷晚起,隐隐约约听到门外有人说话,应该是秦灏和婆婆,两个人窃窃私语,杨洛婷听不清,大概听到一些“财产”“快点”的词,正当她不在意,婆婆突然提高分贝恶狠狠地说了一句“生不出孩子的女人都是废物”,然后就是秦灏的


阻止,声音也就停了。


结婚几年,因为忙于事业,他们暂时没有要孩子,秦灏曾明着暗着说想要个孩子,都被她拒绝了,如此几次,秦灏也就作罢。没想到这次婆婆一来就提这事,而且说话也着实难听,再加上被吵醒的怒气,杨洛婷板着一张脸起床了。


一整个早上,杨洛婷的脾气都没缓过来,出去上班时态度还是冷冰冰的,婆婆受不了这个样子,立刻提出要回家。杨洛婷没有当场表态,但婆婆火速收拾东西,杨洛婷下班回来时,婆婆已经离开了。


走得这么积极,就像蓄谋已久一样,怕是儿子的新房子更好住,不想和我住吧。


杨洛婷心中想。


不管怎么说,婆婆再次被自己气走,杨洛婷心中委屈。恰好这时候妈妈打电话来,说快到开花的季节了,她花粉过敏,要过来住几天照顾她。


挂了电话,杨洛婷觉得十分尴尬,婆婆前脚刚走,自己妈后脚就要来,看起来像是想让自己妈来而把婆婆赶走一样。


晚上秦灏下班回来,杨洛婷几经思考,试探着说出妈妈要来的消息。她已经做好秦灏会不开心的准备,所以立刻解释,“我花粉过敏,妈妈非要来照顾我,我阻止过了……”


“妈妈过来是好事啊。”没想到秦灏的态度十分好,他不仅不生气,甚至很赞成,“每次这个季节你都过不好,妈妈过来有个人照顾也是好的。”他欲言又止,“只是,你本打算换车,可我擅自买了一个小公寓……”


“我不会和妈妈说的!”杨洛婷立刻接话,没有什么比秦灏不生气更让人开心的。


“好的,老婆你真好。”秦灏说,在杨洛婷额头轻轻一吻,“我今晚约了个客户谈点投资的事,就不回来了。”秦灏洗完澡之后又出门了,一直到出门还是那张笑脸,并贴心嘱咐,“你明天上班用车,我今晚打车走吧。”


没想到秦灏越来越通情达理了。杨洛婷开心地想,等开心劲过去之后,她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是她不知道是什么不对,只觉得有很深的违和感。


心中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,让她一夜都没睡好,她突然想再看一次行车记录仪,想知道秦灏有没有安全把婆婆送去那个小区。她立刻去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拆回来看,一看却吓出一身冷汗——不止是之前的,就连今天的记录,都被删掉了。


秦灏删除记录干什么?


杨洛婷瘫在沙发上,看着空白的电脑沉思。

· 离小洛 ·

扫描二维码跟我走